最后一个计划

 38 分钟  2016-12-22 13:57

当农村人口流入人口已经下降的城市时,受过教育的城市人更多负责脑力部分并指挥农村人生产,验证了分工生产大大提高生产率的说法,因此社会财富增加,农村人也更有钱,并为了跳槽去更高工资的单位,会提升自身素质,行业综合水平上升,社会更富裕,此时部分农村人意识到若要生活过了更好,需要教育下一代,则开始关注教育,从而意识到少生、优生的问题,顺利的从农民转为城市人,最终加入了城市人潜概念的计划生育队列中,中国人口继续下降。许多经济学家预测,中国人口到2050年会从70%农30%城变为30%农70%城,届时,人口数量会降到足够的低,但是随着科技发展,机械化会完全代替人工,人的质量会无比的优良,脑力彻底取代体力

有一点是说的有道理的,就是高度城市化的社会,人口的出生率会由于生活,教育等的高成本,以及城市的快节奏而下降到较低的水准。但每个家庭的理性的生育行为使整个社会达到一个合理的人口规模这种情况是否说只存在于高度城市化的社会?而一个社会如果没有全面达到高度的现代化城市化,人口过度增长是否仍然是一个大问题?首先教育的投入不足使人的素质很难保障,而由于整个社会财富的相对匮乏使得很多的人从出生就是贫困的。再者如果当时社会产业规模由于种种原因赶不上吸纳新增劳动力的速度,城市化的进程是否会产生一系列的问题?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是否会由于贫困人口的爆炸性增长而背上沉重的负担?而这一切是否又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呢?

0.社会真的需要那么多人来实现分工吗?越来越多的工种下放到机械了啊,无数期之前,罗胖自己说的和人竞争的是机器啊。看美国,那些类似于重复劳动的工种也慢慢不见了。确实人口能带来更多的选择机会,但是很多选择并不是那么好,不是那么必要。 1.即便计划生育继续,当生娃的收益大于生娃的成本时(根据最最基本的经济原理,这是必然的),理性的人会将人口数量维持在一个比较合理的范围里。过十几年,欧美也许会有下一波婴儿潮。 与其说这个政策的问题,比如说,这是央行的一次调息,中央的态度在,大家听不听,结果如何,都是另说的。

说的不错啊,先赞一个,就计划生育来说,这样的政策是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的,当年的政策的着眼点也不是说在抑制人口的增长什么的,其背后的动机是很现实的,更多的是想着如何将个人从原先的农业生产力为主导的生产劳作中解放出来,成为可以市场化的劳动力,土地对于劳动力的绑定在当年的情景下是非常的牢固的,其力道就在人口,最初市场化的个体劳动力所能供养的家庭人口是可以想象的,如果不计划生育,劳动力最终又会返回到农业生产和土地绑定在一起,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决吃饭问题,拿农业来说在过去三十几年中,你会发现国家一边鼓励农业生产,粮食丰收,但隐约的会发现有一只政策有意识的在不断抬高传统农业生产的成本,也就是农业的计划生育

依然是傻帽悲观派那期节目的理论模式,一丝丝江郎才尽的感觉。人口数量乘以人口质量才是有效的生产力,高素质的人本来就不热衷于生孩子,人口增长通常都意味着人口质量下降,新生儿死亡率是下降了,但是救活新生儿伴随着各种后遗症生活在世界上,对他们来说是不是另一种折磨呢?有多少资源就养活多少人口,靠透支子孙资源繁荣起来的社会只会让子孙走投无路。不盲目悲观,也不能如此盲目乐观。

分工系统的关键是国币流动性,因为清开始使用的货币(银子),所以能够通过货币购买生活用品。相比之前几个朝代皇帝死亡就废除旧货币,每个家庭必须种田自饱自足。同样是人口泛滥的印度,已经开始出现非恐怖袭击暴力事件,犯罪率极高,孩子饿死病死。人口问题将会是质量超过数量,如果中国人大部分都是科学人才,我们每天用着太阳能,机器人为我们种田岂不是比手插秧好很多。

这样谈计划生育有道理但也有点偏颇吧。计划生育会造成人口结构扭曲,但这也不过是修正过度生育带来的人口扭曲罢了。计划生育放在今天是很有问题的,因为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政策已经不符合中国发展的需要,它已经到了修正或者退出的时间。然而将它放在30年前,或许我们根本想不到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 如果中国未来真的到处外国人,我是非常乐意看到的。不是好地方的话谁愿意来,尽管我们期待一些素质较高的外国人?

这是我最不认同的一期逻辑思维 1极端假设就是抬杠说,极端假设不是告诉你一定发生这种情况,告诉你的是一种趋势,当然地球上不会每平方米都有人,但是一人两平方米你就能活么?1人到底需要几平米你现在说得清么?如果人口不够我们可以马上生,建国时候我们只有4亿啊。如果超过这个线你怎么回头呢?屠杀么?动物是有时候种群过于拥挤出现自相残杀的状况,人也这么搞?另一个例子就是现在的污染和转基因问题,空气中100%雾霾的时候当然无法生存,你说这种极端假设是抬杠,到底多少比例的雾霾能让你健康的生活你确定么?既然无法确定为什么我们要拿明天去赌博呢?剑齿虎进化出的牙齿方便了捕猎,也加速了灭亡

也许用软控制来处理人口问题会是一个不错的办法,比如扶持那些增加体力与技术劳动者收入比例的市场趋势,对于非城市人口的义务教育实行自由选择的技能基础知识与操作培训,如机械、工程车操作、木工等(我家装修真心找不到好的木工)让其能以更快的速度融入城市体系,总体来说就是看准趋势栽培土壤,以市场选择的方式让人自由生长。

以前罗胖讲过《与机器赛跑》,技术进步如今替代重复劳动工作岗位的速度已经快的吓人,如果按照自然生长,一个大问题是新增就业岗位能不能匹配人口出生率,这集的所有前提是人口基数大可以产生更细的社会分工,但别忘了,技术进步现在是替代人类的很多工种,而不是工业革命时期人类与机器协作,当大量技术替代人工的时候,而替代速度非常快,本集的前提条件被打破,结论是不是成立就是个问题